顾不厌: 《两次暗杀之间》里一篇写拉车人的《安布雷拉大街》(洋伞大街)太好看了,看得我都要哭了。以我妈妈为代表的一派思路是:你看看有比你苦得多得多的人,你该以此得到安慰。但我只会因此更加悲伤,它们从来也不会互相抵消掉一部分,只会加入进来汇成一支洪流,全部变成我的。

来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