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《易》里的这句话,相信的人可能越来越少了。人到中年去参加同学会,稀稀拉拉才来了十几个,当年的熟人一个没来,来的人连名字也叫不出,尴尬得只有嘿嘿干笑的份。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和隔壁班级凑一块儿办才拼起一桌人吃饭,要不然只能凑桌麻将。没来的一部分犯法正在服刑,还有一部分患病已经过世,剩下来都是留洋的,人在火星。这下连干笑也笑不出,一进家门猛地抱住热乎乎的老婆若有所思。日头照好人,也照歹人,积善之家和积不善之家的结果都差不多,都没余庆,只有余殃。这世道……用郭德刚的话来说,“太刺激了!”当然,积善之家有更大的委屈,因为《易》和他们曾经立过约。莫非是这个约立得实在太早,两千九百年下来早过了“三包”,因此余荫才托庇不到我们身上?

来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