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的时候我来到北京,在酷热中挤过地铁,在暴雨中等不到出租,在大雪里被毫不留情地拒载。本来,我是一个对出租车相当有爱的环保人士。一度我也认为没有必要人人买车,应该给出租汽车司机谋生的机会,应该为城市道路阻塞作出一点微薄的贡献。然而,人就是在拒绝中慢慢成长起来的,更是在等待中一颗心慢慢变得冷酷下去。在多次被拒载,多次聆听司机的教训之后,我觉得有必要买一辆车。买车,不是为了出行方便。恰恰相反,我的想法是开车上路,彻底塞死你们丫的。而且,最好买两辆,在限号的日子里,我照样塞死你们丫的。

来源链接